1. 首页
  2. 资讯

被杭州市原副市长许迈永睡过的杭州西湖区女干部

西政发〔2005〕102号区政府决定: 夏 勤同志任西湖区发展改革和经济局副局长; 王欣玮同志任西湖区发展改革和经济局副局长; 张康平同志任西湖区发展改革和经济局副局

西政发〔2005〕102号

区政府决定:

夏 勤同志任西湖区发展改革和经济局副局长;

王欣玮同志任西湖区发展改革和经济局副局长;

张康平同志任西湖区发展改革和经济局副局长;

陈江华同志任西湖区民族宗教事务局副局长;

吴树华同志任西湖区文化广电新闻出版局(区体育局)副局长;

蔡云超同志任西湖区文化广电新闻出版局(区体育局)副局长;

郑文梅同志任西湖区人口和计划生育局副局长;

张幼娣同志任西湖区人口和计划生育局副局长;

孙明霞同志任西湖区人口和计划生育局副局长;

张兴根同志任杭州西湖科技经济区块管委会副主任;

邵金洪同志任杭州西湖科技经济区块管委会副主任;

沈镇荣同志任杭州西湖科技经济区块管委会副主任。

杭州市西湖区人民政府

二○○五年八月三日

2018落马豫官员名单

1.王铁,河南省人大常委会副主任,省政府党组成员,省委农村工作办公室主任,涉嫌严重违纪违法,已投案自首,目前正接受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

2.曾照烨,河南牧业经济学院党委副书记、副院长,涉嫌严重违纪违法,目前正接受河南省纪委监委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

3.魏超杰,焦作市人民政府副市长,涉嫌严重违纪违法,已自动投案,目前正接受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

4.宋跃,三门峡市城乡一体化示范区党工委书记,涉嫌严重违纪违法,目前正接受河南省纪委监委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

5.李全胜,河南省信访局党组成员、副局长,涉嫌严重违纪违法,目前正在接受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

6.赵振宏,许昌市委常委、政法委书记,涉嫌严重违纪违法,目前正接受河南省纪委监委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

7.张锦同,河南省地质矿产勘查开发局党委书记、局长,涉嫌严重违纪违法,目前正接受河南省纪委监委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

8.张建国,安阳市政协副主席,涉嫌严重违纪违法,目前正接受省纪委监委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

9.杨廷俊,河南省交通运输厅党组成员、副厅长,涉嫌严重违纪违法,目前正接受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

10.高德友,周口市人民检察院检察长,涉嫌严重违纪违法,目前正接受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

江建君因为什么落马?

美女市长落马, 曾当奥运火炬手。

江建君

法网恢恢,疏而不漏。为官必须守住底线,作奸犯科终究会走下神坛落入深渊。这不,当了8年市长和8年纪委书记后,美女厅官江建君在四川省铁路产业投资集团有限责任公司党委委员、董事任上栽了。四川省纪委监委网站消息:江建君涉嫌严重违纪违法,目前正在接受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

从简历来看,江建君仕途颇为顺利。江建君今年还不到50岁,她1985年12月参加工作,从共青团岗位上开始“发迹”,曾任共青团德阳青联秘书长。此后,江建君在广汉市任职多年,直至从市长岗位上转任四川省化工控股(集团)公司纪委书记。四川省化工控股(集团)公司由四川省国资委管理,倒也是风风光光。

做不到慎独,管不住自己,到头来终究会自食恶果。任职德阳和国资系统,江建君就和已经落马获刑的四川省原副省长李成云存在着诸多交集。李成云任职德阳市委书记,江建君被调任德阳下辖广汉市委副书记、市长。此后李成云任四川省国资委党委副书记、省国资委主任,在任四川省副省长时还分管国有资产等工作。有知情者称,“他当年在德阳还有其他情妇,他的这些情妇现在大都提拔外调。”那么,江建君和李成云到底关系如何,令人不禁浮想联翩。

执政有魄力,美女市长不仅养眼也曾给人耳目一新的感觉。广汉位于“天府之国”腹心,当时江建君主政广汉曾经一度吸引了媒体的关注。2008年北京奥运圣火传递地考察选择之际,江建君还曾代表广汉市政府向北京奥组委郑重提出了将广汉纳为圣火传递城市的请求,并最终使得广汉成为四川唯一的县级火炬传递城市。2008年,当奥运火炬抵达广汉三星堆博物馆进行展示时,时任广汉市长的江建君曾作为第一棒火炬手,同“可乐男孩”薛枭一起紧握火炬,跑完了短短的10多米。“秀美的面庞、娇小的身材、粲然的笑容、优雅的气质”,有人就感慨“这是江建君给广汉市民的直观印象”。有魄力有能力,却没守住底线令人遗憾。

教训深刻,悔之晚矣。江建君说过:“我最喜欢的是梅花,它虽不艳丽,但却幽香、精致,不失风骨和君子之仪。”只是梅花也需抵御寒冬的摧残,江建君这朵“梅花”最终没有抵抗住红尘俗世的种种诱惑,“涉嫌严重违纪违法”,等待她的将会是党纪国法的严惩。这也再次给官员们提了个醒:必须守住廉洁底线,清清白白为官,否则悔之晚矣。

禹作敏的落马

1992年11月,大邱庄主要从事农业生产经营的华大集团公司总经理李凤政病故。禹作敏一面主持为李凤政大办丧事,一面又下令对李凤政领导的公司进行审查。不久华大公司被撤销了,其所属的企业分别划归万全、津海、津美、尧舜4个集团公司管理,并由4个公司对原华大公司进行全面审查。

在这个过程中,大邱庄总公司的会议室,临时成了一个私设的“公堂”,这里不仅有录像、录音设备,还有电警棍、皮鞭等。在禹作敏的主持下,他的次子、大邱庄企业集团总公司总经理禹绍政,大邱庄治保会主任周克文,总公司秘书长石家明(女)等,先后对原华大公司氧气厂厂长田宜正、华大公司副总经理侯洪滨、养殖场场长宋宝等人进行“审讯”。

虽然天气十分寒冷,受审者却被强令剥光上衣,接受“审查”。12月7日,禹作敏主持了对田宜正的“审讯”。当61岁的田宜正一再否认有经济问题和生活作风问题时,禹作敏大怒,抬手就给了田宜正一记重重的耳光。随后,周克文、石家明和十几名打手一拥而上,一直打得田宜正按照他们的要求“承认”了自己的“问题”。

这还没完。“审讯”之后,田宜正又被非法关押14天。侯洪滨被非法审讯后又被关押达42天,宋宝被关押39天。从11月底到12月中旬,先后有十几名原华大公司职工遭到非法审讯、关押和殴打。为使受审者“交代”问题,审讯者对他们轻则拳脚相加,重则用电警棍击、皮鞭抽。

禹作敏还以重赏的办法,奖励那些在“审讯”、殴打、拘禁无辜职工中的“有功”人员。万全公司汽车制造厂厂长罗德元得到的奖金高达8500元。在“审讯”侯洪滨时,看到刘振桐打人表现“勇敢”,禹作敏当即令人拿来5000元予以奖赏。

12月13日,终于发生了华大公司职工危福合被殴打致死案。

危福合家住河北省枣强县,1990年来到大邱庄,1992年开始负责华大公司养殖场的基建工作。不久,华大公司解散,养殖场划到了万全公司名下。在全面审查的过程中,危福合被怀疑上了。13日下午两点多钟,万全集团公司经理部经理刘云章把26岁的危福合叫到了公司三楼。“审讯”是开门见山的。刘云章等人要危福合“老老实实地交代自己的贪污问题”。在危福合作出否认的回答后,屋里的人向他围拢过来。随即,拳脚雨点般落在了危福合的身上。随着危福合的一再否认,对他的殴打也一步步升级:上衣被扒光了,电警棍、三角带鞭子用上了,一拨人打累了又换一拨。从危福合的口中不断传出绝望的哀求声和呻吟声。

这场从下午两点多钟开始的“审讯”和殴打持续了7个多小时,万全公司先后有18人来回进出这间十几平方米的小屋,轮番对危福合进行“审讯”、殴打。

晚上10点多钟,当危福合停止呻吟、气若游丝时,凶手们这才发现大事不好。在被送往大邱庄医院不久,危福合经抢救无效死亡。

事后,经法医鉴定,死者身上的伤痕多达380多处,因外伤致创伤性休克死亡。

危福合死了,可这并非发生在大邱庄的第一起人命案。

1990年4月,禹作敏的堂弟禹作相听他的女儿说大邱庄家具厂厂长刘金会曾经欺侮过她。禹作相大为恼怒,在纠集一伙人把刘金会一顿暴打之后,又要求禹作敏为他们“作主”——“教训教训”刘金会的父亲刘玉田。禹作敏的回答是:“把他弄到大街上,啐一啐,寒碜寒碜他。”

4月11日上午,禹作相等人把刘玉田叫到大街上,围起来便大动拳脚。刘玉田讲理不行,下跪求饶也不行,当场被活活打死。

案发后,尽管禹作敏一直在幕后策划,企图使一些犯罪分子逃脱法律的制裁,但7名打人凶手还是全部落入法网,都被判了刑。这一公正的判决,在禹作敏看来是司法机关不给他“面子”。此后,他在大邱庄搞起了一系列违法和对抗司法机关的活动:组织游行,组织为凶手的家属募捐,召开大会声讨已被打死的刘玉田,组织2000多名群众投书司法机关提抗议,停止刘家7人在大邱庄所属企业的工作,对刘家亲属的住宅进行监视,限制他们与外人接触,不许他们出村。在这种情况下,刘玉田的3个儿子先后被迫设法逃离祖祖辈辈生活的大邱庄,而刘玉田的女儿刘金云则被非法管制近3年之久。

在大邱庄的村民面前,禹作敏为所欲为。在外地来的参观者面前,禹作敏有时也同样显得不可一世。

1992年11月27日上午,北京一所干部学校的27名学员,由班主任程钢带领到大邱庄作社会调查。

在大邱庄的香港街一家商店里,学员们因询问商品的价格、货源等问题,同态度恶劣的商店女经理发生争执。女经理叫来保安人员。不由分说,学员们全部被保安人员关押起来并施以拳脚。

学员张新泽和班主任程钢先后被带到了禹作敏的会议室。禹作敏一再强迫张新泽承认“骂街”没有得逞后,便威胁说:“你现在不说,我走了就不好办了。”说完就离开了会议室。禹作敏走后,打手们一拥而上,对张新泽进行残暴殴打,几个妇女也冲上去,揪张的耳朵,朝张的脸上吐唾沫。

程钢也数次遭到围攻毒打。禹作敏回到会议室指着程钢骂道:“你这个流氓头子,带人捣乱来了!”在派人带程钢去看由周克文等人伪造的现场后,禹作敏对程钢说:“写个材料表示道歉,承认喝酒、侮辱妇女、打伤3名治保人员、砸坏一块玻璃。”程钢不写,又遭毒打。

这天,27名教师、学员被非法拘禁达7个小时,21人遭殴打,5人因伤住院。

人们说,大邱庄没有法律,只有禹作敏的“指示”,这“指示”如同封建帝王的“圣旨”一般“统治”着大邱庄。

近几年来,一些与大邱庄打过交道并了解到这种情况的人,对禹作敏的做法强烈不满,称大邱庄是一个封建“土围子”,称禹作敏是一个封建“庄主”,称他的次子禹绍政为“少庄主”。

危福合的死亡,使主持那场残暴殴打的刘云章等人慌了,万全公司代总经理刘永华和禹绍政得知消息后也有些不知所措,匆匆来到禹作敏家中。在听了刘永华和禹绍政的汇报并和他们商量了一番之后,禹作敏拿起电话,这样向静海县公安局报了案:“我们这里死了个人。他们在审查他的经济问题时,突然闯进来一群人把他打死了,你们是不是来一下?”于是,一起残暴殴打长达7个多小时的故意伤害致死案件,被禹作敏轻描淡写地谎称为一群不明真相者打死了一个人。

放下电话,禹作敏又说:“那么多人(指参与“审讯”殴打危福合的人),面太大了,不如找几个可靠的人把事担起来。”他的话一出口,刘永华立即心领神会,返回万全公司进行安排。很快,危福合致死经过以一个新的“版本”出笼了。于是,匆匆赶来的公安干警得到的是这样的报告:刘云章、刘绍升(万全公司副总经理)、陈相歧(万全公司保卫科长)、李振彪(万全公司职工)等四人负责审查危福合的经济问题。7点左右,刘云章、刘绍升、陈相歧三人去吃晚饭,留下停薪留 职后到大邱庄不到一个月的李振彪负责看守危福合。突然,冲进20多个李振彪不认识的人,对危一顿拳打脚踢后扬长而去。

为了把故事编得更为“圆满”,李振彪又匆忙伪造了两页危福合承认有经济问题的审讯笔录,与刘云章、刘绍升一起来到医院按上危福合尸体的指纹。随后,刘云章指使人用吸尘器对现场进行清理;刘永华暗示其他的打人凶手不得承认犯罪事实。

然而,妄图隐瞒犯罪的真相无疑等同于以纸包火。经过现场勘查和向有关人员调查,干警们发现,禹作敏的报案和刘永华、刘云章等人的说辞与事实明显不符:一是没有发现有20多人闯入现场;二是验尸发现,死者身上的累累伤痕并非瞬间暴打所致。

在勘查过程中,干警们依法提取了刘云章等四人的脚印。正是公安机关的这一正常执法举动,使这几个打人凶手害怕了。禹作敏得知这一情况后,指使刘永华安排四人外逃。

12月15日晚上,为了进一步查清案情,天津市公安局派出了6名刑侦技术干警,乘坐公安牌照警车再一次前往大邱庄勘查。他们在静海县公安局刑警队副队长和大邱庄治保会的人带领下,来到了发案现场。

消息汇报到了禹作敏耳中,他大为不满,当即下令:扣人!很快,几十个年轻力壮的汉子包围了正在执行公务的干警。他们不顾干警们的解释,锁上了楼道的铁栅栏门,把守住楼道口,断绝了干警与外界的联系。

第二天早晨,禹作敏命人带来两名带队的公安干警。他大发雷霆:“你们来干什么?”“为什么没通过党委?”“不就是打死个人嘛!”

直到天津市长聂璧初得知消息并亲自干预,禹作敏才于11时许放人。这时,6名执行公务的干警被非法扣留已达13个小时。

按理说,身为大邱庄党委书记,对于公安机关依法执行公务,禹作敏责无旁贷要予以支持。但在长达两个月的时间里,禹作敏一方面在各级领导多次找他谈话时都声称要支持、配合,另一方面却在策划、帮助犯罪分子外逃,妨害公安机关依法执行任务。

危福合命案发生后,禹作敏的第一招,就是派人把危福合的家属从河北枣强县农村叫到大邱庄,甩出6.5万元人民币,要求危福合的家属立下保证:“尸体运回枣强火化,以后有事不再找大邱庄。”

刘云章等四人潜逃后不几天,禹作敏以为没事,便吩咐让四人回大邱庄藏匿。刘永华依计而行,把四人接回安排在一个楼房单元内,并为他们采购了各种生活用品。1993年春节,禹作敏决定让四人回家过年。从这时开始,案犯在大邱庄藏匿长达70多天。

1993年2月中旬,天津市人民检察院认为,对刘云章、李振彪、刘绍升、陈相歧等4名重大嫌疑人应依法予以逮捕,于是函请公安机关协助通缉归案。天津市公安局发出了《通缉令》,并决定组织力量,前往大邱庄执行通缉搜捕任务。考虑到大邱庄内有治安派出所撤销后拒绝上交的15条枪、2000发子弹,还有一批滑膛枪、猎枪,公安机关于2月17日派出了400名干警准备应付可能发生的问题,防备通缉犯外逃。

2月17日上午,市、县公安和检察机关及静海县的领导同志进村向禹作敏说明情况,禹作敏极为不满,声称公安机关派出的警力太多,明确表示不同意干警进村执行通缉任务。

在会议室里,他跷着二郎腿,手中夹着烟对市、县有关部门的领导同志说:“(会不会)发生矛盾冲突,你们不敢(担)保,我也不敢(担)保,群众不懂法,我也不懂法,我负不了这个责任。”随即,他以“暂时辞职”相要挟。当天下午,禹作敏又诬称“集结了1000多部队”,气势汹汹地质问:“他们是冲谁来的?”一时间大邱庄谣言四起。

事实上,执行搜捕的警力在离大邱庄约3公里的地方待命,400名干警始终未到过大邱庄村边。

可是,大邱庄如同进入了“战时状态”:一批批工人在全村四处集结、警戒、巡逻,守住各个路口;成吨的螺纹钢被截成一根根一米多长的铁棍,发给工人作为武器;汽车、拖拉机、马车、装满汽油的油罐车堵住路口形成路障。偌大的一个大邱庄,交通被断绝,来往人员遭受非法搜查。

为防止与不明真相的群众发生冲突,天津市公安局17日决定,留下30名干警待机执行任务,其余干警于当日返回。这一决定,当晚就告知了禹作敏和大邱庄党委成员。

然而,第二天上午,禹作敏却召开了全村大会,造谣煽动说:“市里在大邱庄不同方位布置了1000多

部队,还带了小钢炮、催泪弹、警犬,要到村里搜查,

我怀疑这不是来破案的。”他还对不明真相的群众煽动说:要“保卫”总公司、“保卫”大邱庄,对“非法行动的要寸步不让!”最后他宣布:全村放假一个月,工资照发;他自己则“临时辞职”。

大会之后,大邱庄局势更加混乱:工厂停工,学校停课,一些人手持器械聚集街头,情绪激烈;一些人则冲进会议室,质问、围攻市、县有关部门领导同志。

中共天津市委政法委员会明确要求大邱庄党委,必须在19日18时之前保证执法人员进村执行公务。在这种情况下,禹作敏一直拖延到当日17时,才勉强同意20多名执法人员进村张贴通缉令和对通缉犯的住所进行搜查。与此同时,禹作敏向手下人表示,要“寒碜、寒碜”执法人员。

当天下午,当执法人员乘车进入大邱庄时,禹作敏开出十几部豪华轿车来到村头以示“欢迎”,并同时进行录像。

因两边豪华轿车的“夹道欢迎”和数千名群众的“簇拥”,执法人员依法执行公务的行动再次受阻。而就在这几天里,有两名通缉犯一直就藏在村中。

禹作敏公然煽动群众妨害执行公务,却倒打一耙。2月21日,一份以大邱庄党委的名义向外地不少单位和社会上散发的材料——《天津市出动千余名武装警察包围大邱庄的事情经过》——出笼了。这份材料歪曲事实,不但谎称危福合是“突然被一些群众围殴致死”, 还造谣说:“大批武警已经开到大邱庄周围(据目击者说有1700多人),一些群众看到装备着火炮、警犬、催泪弹和长短武器。”

这份材料还把依法搜捕通缉犯说成“绝非为了缉拿几个嫌疑犯的,而是冲着全国第一村——大邱庄来的”,“是冲着改革事业的”,因而要“向全国人民讨一个公道”。

面对执法机关在执行公务中屡屡受阻,危福合案件的查处工作进展不大,以禹作敏为首的大邱庄党委对执法机关的工作横加阻拦的情况,中共天津市委决定,从3月10日起,向大邱庄派驻市委工作组,以帮助大邱庄恢复正常的生产、生活和社会治安秩序,协助执法机关查处案件。

对于工作组的进村,禹作敏依旧采取阳奉阴违的两面派手法:在口口声声一定配合工作组工作的同时,又指使刘永华让匿藏村中一座龙门吊车驾驶室里的通缉犯外逃。

早在2月20日,刘永华就派车将刘绍升转移到河北省献县,将陈相歧送到呼和浩特,后又转移到了包头。到了3月14日,刘永华又指使专人将刘云章、李振彪送往山东,后又转移到江苏、浙江、安徽、广东等地匿藏。在这四名通缉犯几次逃离大邱庄的过程中,禹作敏“出手大方”,每次都向他们提供外逃资金,共计16万元。

从1992年8月到1993年3月,禹作敏和禹绍政还先后四次向某机关一名干部行贿数万元,以获取自己所需的机密,干扰对案件的查处。

在与执法机关的对抗中,禹作敏下的赌注不可谓不大。但他的如意算盘打错了。他自以为这些犯罪事实被掩盖得天衣无缝,更低估了执法机关坚决打击犯罪的决心和能力。

为了彻底查清危福合一案和其他发生在大邱庄的违法犯罪案件,天津市委工作组和公安机关开展了大量周密细致的工作,在发动群众举报的同时,他们排查出800多条线索,派出专人并请各地公安机关协助缉查案犯。从3月中旬开始,刘绍升、陈相歧先后落网,刘云章、李振彪慑于公安机关的强大威力,投案自首。

4月上中旬,案件的侦破又有了重大进展。在大量的事实、证据面前,禹作敏的罪行暴露了出来。4月15日,公安机关依法对禹作敏进行拘留审查。4月21日,经检察机关批准,禹作敏被依法逮捕。在预审中,禹作敏向公安机关交代了自己的犯罪事实。

到7月上旬,殴打、伤害危福合致死的刘云章等18名案犯和犯有窝藏、妨害公务、行贿、非法拘禁、非法管制等罪行的禹作敏等8名案犯全部被公安机关缉拿归案。

7月31日和8月14日,天津市人民检察院分院就两案依法分别向天津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公诉。天津市中级人民法院于8月10日和11日及8月23日和24日分别对两案进行公开审理,并于8月27日作出一审判决。

8月24日下午,在法庭的公开审理即将结束时,按照审判程序,禹作敏作最后陈述。他说:“经过几个月的深思,经过两天来的法庭审理,我越来越认识到自己所犯罪行的严重,我愿意接受法律的惩处。”

在讲到他的犯罪根源时,他说:“有思想上的,也有历史的。大邱庄发展起来了,我的脑袋膨胀了,忘掉了法律,忘掉了精神文明。一直到被逮捕时,我还是糊里糊涂的,我没有认识到自己的所作所为是严重的犯罪。”他对自己所犯的罪行后悔莫及:“因为我的犯罪,导致大邱庄一批人犯了罪。”

中央落马高官有多少

陈希同:中央政治局委员,北京市委书记,1998年7月以贪污罪玩忽职守罪被判处有期徒刑16年。

2、陈良宇:中央政治局委员,上海市委书记,2007年7月涉嫌犯罪移送司法机关处理。

全国人大副委员长

3、成克杰:全国人大副委员长,中央委员,2000年9月以受贿罪被判处死刑。

省委书记

4、刘方仁:贵州省委书记,中央委员,2004年6月以受贿罪被判处无期徒刑。

5、程维高:河北省委书记,中央委员,2003年8月因严重违纪被开除党籍,撤销职务。

省长、直辖市、省人大主任、政协主席

6、张国光:湖北省长,中央委员,2004年12月以受贿罪被判处有期徒刑11年 。

7、李嘉廷:云南省长,2003年7月以受贿罪被判处死刑缓期2年执行。

8、倪献策:江西省长,1987年4月因徇私舞弊罪被判处有期徒刑2年。

9、梁湘:海南省长,1989年9月因以权谋私被撤职。

10、韩桂芝:黑龙江省政协主席,2005年12月以受贿罪被判处死刑缓期2年执行。

11、宋平顺:天津市政协主席,2007年6月涉嫌犯罪,自杀。省委副委书记。

12、侯伍杰:山西省委副书记,2006年3月因涉嫌受贿被起诉,此前已被双开。

13、王昭耀:安徽省委副书记,2006年9月因涉嫌犯罪被立案侦查。

14、石兆彬:福建省委副书记,中央候补委员,2002年3月以受贿罪被判处有期徒刑13年。

15、杜世成:山东省委副书记,青岛市委书记,2006年12月涉嫌犯罪被双规。

国务院部长、部长、局长

16、田凤山:国土资源部长,中央委员,2005年12月以受贿罪被判处无期徒刑。

17、郑筱萸:国家医药管理局局长,2007年7月因受贿、玩忽职守罪被判处死刑。

18、李纪周:公安部副部长,2001年10月以受贿罪、玩忽职守罪被判处死刑缓期2年执行。

19、罗云光:铁道部副部长,1990年因收受贿赂立案侦查,被免于起诉。

20、张辛泰:铁道部副部长,中央候补委员,1992年6月以受贿罪判处有期徒刑3年。

21、郑光迪:交通部副部长,中央候补委员,2002年9月以受贿罪被判处有期徒刑5年。

副省长

22、许运鸿:浙江副省长,中央候补委员,2000年10月以滥用职权罪被判处有期徒刑10年。

23、王怀忠:安徽省副省长,2003年12月以受贿罪巨额财产来源不明罪被判处死刑。

24、丛福奎:河北省副省长,2003年6月以受贿罪被判处死刑缓期2年执行。

25、朱 川:辽宁省副省长,2000年4月,因严重违纪,被留党察看2年。

26、刘克田:辽宁省副省长,2005年2月以受贿罪被判处有期徒刑12年。

27、何闽旭:安徽省副省长,2006年6月因涉嫌腐败被双。

28、胡长清:江西省副省长,2000年2月以受贿罪被判处死刑。

29、丘广钟:福建省副省长,2001年11月被罢免职务。

30、吕德彬:河南省副省长,2005年9月因买凶杀妻被判处死刑。

31、孟庆平:湖北省副省长,1999年12月,因受贿罪被判处有期徒刑10年。

32、陈水文:湖北省副省长,1995年7月因违纪炒股被撤职。

33、邱晓华:国家统计局长,涉嫌严重违纪对其进行审查。

34、杨汇泉:湖南省副省长,因官僚主义及涉嫌违纪等被罢免职务。

35、李达昌:四川省副省长,2005年1月涉嫌滥用职权罪被逮捕。

36、刘长贵:贵州省副省长,2004年4月受贿罪、被判处有期徒刑11年。

37、王钟麓:浙江省副省长,2004年8月以受贿罪、滥用职权罪被判处有期徒刑12年。

38、托乎提沙比尔:新疆政府副主席,1989年9月因腐化堕落被撤职开除党籍免于起诉。

39、阿曼哈吉:新疆政府副主席,2004年10月被开除dang籍撤销职务,已涉嫌犯罪。

40、徐炳松:广西政府副主席,1999年8月,以受贿罪被判处无期徒刑。

41、刘知炳:广西政府副主席,2002年6月以受贿罪被判处有期徒刑15年。

42、王宝森:北京市副市长,1995年4月因经济犯罪畏罪自杀。

43、刘志华:北京市副市长,2006年6月因生活腐化堕落被撤职立案审查。

省人大副主任

44、张 凯:广东省人大副主任,2005年1月因严重违纪被开除党籍并撤职。

45、欧阳德:广东省人大副主任,1996年4月,以受贿罪被判处徒刑15年。

46、韦泽芳:海南省人大副主任,1997年2月,以受贿罪被判处有期徒刑5年。

47、辛业江:海南省人大副主任,1998年6月,以受贿罪被判处有期徒刑5年。

48、王厚宏:海南省人大副主任,2005年10月因违纪被终止人大代表职务。

49、韩福才:青海省人大副主任,1991年11月以受贿罪被判处有期徒刑8年。

50、姜殿武:河北省人大副主任,1998年11月因受贿罪被判处有期徒刑10年。

51、陈维席:安徽省人大副主任,2005年10月因失职被撤职,降为正厅级巡视员。

52、王有杰:河南省人大副主任,2005年9月,因涉嫌受贿被双开。­

53、铁 英:北京市人大副主任,1997年8月以受贿罪被判处有期徒刑15年。

54、秦昌典:重庆市人大副主任,2002年6月以玩忽职守罪被判处有期徒刑6个月缓刑1年。

55、王武龙:江苏省人大副主任,原南京市委书记涉嫌重大违纪问题被调查。

56、于 飞:广东省人大副主任,1998年10月因以权谋私被开除党籍。

57、段义和:济南市人大主任,2007年7月雇凶杀人、受贿移送司法机关处理。

省政协副主席

58、潘广田:山东省政协副主席,2004年4月以受贿罪被判处无期徒刑。

59、常 征:贵州省政协副主席,1999年7月,以受贿罪被判处有期徒刑3年缓刑3年。

60、周文吉:宁夏政协副主席,统战部长,2000年8月因以权谋私被开除党籍撤销职务。

61、马烈孙:宁夏政协副主席,1994年因教派冲突指使杀人而被判处有期徒刑15年。

62、黄纪诚:北京市政协副主席,1997年8月以受贿罪被判处有期徒刑10年。

63、王式惠:重庆市政协副主席,2000年5月玩忽职守被开除党籍撤销职务。

国务院各委.办.署.协会.xx长

64、王雪冰:建行行长,中央候补委员,2003年12月以受贿罪被判处有期徒刑12年。

65、张恩照:建行行长,中纪委委员,2005年3月因涉嫌犯罪辞职,接受审查。

66、吴文英:纺织总会会长,中央委员,2000年10月因违纪收受股票被撤职留党查看。

67、李效时:国家科委副主任,1994年3月,以受贿罪贪污罪被判处有期徒刑20年

68、徐鹏航:国防科工委副主任,中央候补委员,2000年10月因违纪收受股票被撤职。

69、王乐毅:海关总署副署长,2001年9月以受贿罪被判处有期徒刑13年。

70、边少斌:民航总局副局长,1997年8月因受贿被开除党籍撤销职务。

71、鲁家善:中国交通银行副行长,1998年6月,以受贿罪被判处有期徒刑3年缓刑3年。

72、金德琴:中信公司副董事长,原中行行长,2000年6月以挪用公款罪被判处无期徒刑。

73、朱小华:光大公司董事长,2002年以受贿罪被判处有期徒刑15年。

74、刘金宝:中行副董事长,2005年被判处死缓。

75、李大强:神华公司副董事长,湖北省副省长,2000年9月以违法违纪受贿被双开。

76、查克明:华能公司副董事长,电力部副部长,2001年9月受贿罪被判处有期徒刑13年。

77、沈 图:民航总局局长,中央委员,1987年7月因以权谋私被撤职。

78、高 严:国家电力公司总经理,2002年9月失踪.2003年11月因涉嫌经济犯罪被双开。

副省级xx长

79、慕绥新:沈阳市长,2001年10月以受贿罪巨额财产来源不明罪被判处死刑缓期2年执。

80、田凤岐:辽宁省高法院长,2003年5月以受贿罪被判处无期徒刑。

81、平义杰:河北省高法院长,1995年5月因违纪被撤销党内外职务。

82、吴振汉:湖南省高法院长,2004年6月因违纪

...

太多了 就列这么多了

求小说名,女主的母亲好像是个官,女市长还是什么的,后来落马了,当

校园霸主

作者: 小七

简介:

我是一个在学校一直的安分守己,甚至有些猥琐的屌丝,只因为一次女同学忘了下QQ,我偷看他的聊天记录却看到他的混子男朋友发给她,用于挑逗的大量不雅照…… 从此被盯上,一个屌丝逐渐由刚开始的软弱,如何走向黑道的巅峰!

具体情节都记不清楚,女主的母亲好像是商人或者当官的,反正一开始比较显赫……女二目睹男女主在醉酒后亲密,怀恨在心。女主母亲出事之后有求于女二,还为此下跪。但并没有用。后来男女主分开很多年又重逢的。一楼那位不对。我记得这小说名字应该还挺正经的,不是那种类型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本站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